感受七日毕加索的艺术,看世界分崩离析。
page top
寒冷侵袭的时候我忽然感到心凉
吃晚饭的时候听到天气预报里说明天将会有弱冷空气南下。影响我省。
我坐在冰冷的木制长椅上心里盘算着明天上学要穿多少件衣服御寒。以及要不要带上围巾以便应对周老师的猎猎寒风。
然而如今只是3件衣服我已经显得十分臃肿了。只是减肥与我绝缘。

一个月前雨季的告别礼物使后山的铲除工程消停了一段时间。然后在充满了风的秋天卷土重来。如今门前的道路坑坑洼洼,偶有运泥车呼啸而过,扬起的尘土在毫无防备之下冲进口鼻。模糊了视线。
已经习惯了孑孓独行。无论是上学抑或是放学都会拐进巷子,然后用飙高音会跑掉的声音唱起那些不明意义的悲伤的歌。

再一次把日程表整理出来。那样被填充得满满的日子让我怀疑是不是幻觉。
吃饭的时候尝不出饭菜的味道。事实证明。无论是多好的饭菜如今都是味如嚼蜡。
忽然发现如今的孩子说话刻薄尖利,最易伤人。

入冬的时候皮肤就有了干裂的意图。妈妈买回来的4瓶润肤品有名气的3瓶都放在我的桌上。
我看了看拿起来扔进书柜。雪完美隆力奇雅芳。
同时把3种润肤品涂在皮肤上不知是什么感觉。然而我确实做了这样的事情。

妈妈说我爱美了,其实不然。
我只是害怕在听写默写课堂测验和月考之中写着写着忽然皮肤开裂流血罢了。


+ + + + +


也不知道是不是混账了,在天窗了《三世书》的guest的同时又找了不少东西干。
关于天窗我并不想作任何隐瞒。
主观原因是不在紧急关头大脑绝对捕获不到丝毫灵感。
客观原因是在7天满满的课程里我能触摸到电脑肌肤的时间连1/7都不到。
然而事件的后续是这个混蛋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人生第一次天窗,也没有去向主催负荆请罪。并且再次踏上坑人之路。
我已经很安分地在家里等着有人来收拾我了。
请快一点来吧。这样我的罪恶感便不会那么深重。
我不确定我是否有那个能力活着等人来鞭打我。或许来到之后只能鞭尸了。

心血来潮地我还是想算算有多少事情在黑暗之中觊觎着我的时间。
1.《追年光》的稿子除了在小云监督下写下的部分其余我基本没动过。
2.小雨的利息心心念念说了已经有半年。想到出来时将军大概不会改成短漫了。然后小雨我还是真的很想你。
3.16的文也是。但是最近不怎么见到她,她也没有向我要。
4.虫子姐的生贺。估计最近我们俩在修罗的考场上也不会想到这些了。会互相体谅吧。
5.《极昼日光》的guest。据说在寒假之前就要交的。那么到底是春日君的寒假还是我的寒假呢。
6.LG的生贺。这个貌似原子弹坑的东西到底坑了多少人呢。
7.kama的5000+蝎迪。其实并不难。
8.迪吧冬季刊的茶座。小云说上次夏季刊制作时找不到我,所以这次全盘由我负责。
9.迪吧冬季刊的文稿。这个绝对是我自己找来的工作。
10.从前心血来潮后来kama提议的蝎迪本。出刊未定。但是正在制作。性质:绘小说。
11.还有和将军的联文。辛苦将军绞尽脑汁呕出来的哭搜剧情主线。

还有一些额外的工作。是给那些邮寄可能的孩子们的礼物。
1) 小云的由我亲手制作的书签
2) Kama 的漂洋过海的十字绣
3) 官人玖的神秘礼物
LG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是我想这东西夏天拿在手里应该会很喜感。那么说吧。你想要哪个人物?


+ + + + +


综合起来这一个月是修罗月。
期中考试的时候就像是坐电梯一般。只不过是别人上我向下而已。然后瞬间落差惊人。
这次月考似乎化身鬼门关。果然上一届的孩子们说的没错。只要是孙老师出的题我们都不要指望她会给我们留什么线索可寻。
英语似乎砸了。没有达到张校的目标。检讨是要写的。


+ + + + +


今天去上提高班的时候,难得一见的是150人在下面黑压压的一片。朱sir把我们两个班召集起来,然后我们被骂了。
似乎知道导火线是谁。
不就是以CRS为首的A班的那一排过去壮观得很的男生么。8班的。

『八班那些人。』
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刺耳。轰轰隆隆的像是经过了长长的隧道被无限放大,逐渐模糊不清。
级长,请你也要有些礼貌好吧。
级长说已经有很多老师向他投诉,说提高班的人没点提高班的样子,到这里上课不听课反而拿出作业在下面做。
措辞语气和周老师骂我们的时候如出一辙。
真抱歉我还真的每周都带作业回去做的呢。但是有几个认识的老师惹不起,所以那几堂课比较安分守己罢了。

『年级第一好像不是八班的吧。』
停,停。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所以请停下来谢谢。年级第一是谁?对哦不是八班的,是二班的林艳玲是不是?你又不是教二班的那么自豪做什么。
若不是张校对她的女儿毫不手软,在作文那里多扣了豆子0.5分,能让你今日如此嚣张吗。
他讲到这里我听到身后的女生在窃窃私语。
“所以说八班真没用啊。”“呵呵呵就是哦。”
说吧。我不在乎哟。怕谁不知道你们是二班的。那群只有身材和样貌的。废柴。
【我一向都不认为我们班的班风很好。】
所以抄作业以及上课做作业这样的事情早已成风。

『前10名里有多少个是8班的,举手给我看看。』
你这样语气很不满诶?我会以为你是在嫉妒的。
【举高点哦。要高高的举起来,让他看到。】
我们很清楚前10名里有6个是我们班的。怎么不让第11名也举手,第11名的8班英语课代表不是摆来让你看的。

『可笑的是前150名里居然有偏科生。就像数学考110多分,但语文英语只有7、80分。』
抱歉老师,我恰好就是您说的那类孩子呢。但我不是偏数学,我是偏语文和化学。
还有哦。政治只考62分的孩子还有本事坐在这个教室里,你感觉如何呢。笑。

『有旷课的更有迟到的。你们是来上课还是来玩?不想回的话我可以勒令你的班主任不要强迫你回来。』
诶你以为我们想啊?大冬天的谁不想缩在暖烘烘的被窝里睡懒觉,享受7天里惟一一个能够休息一下的日子啊。

算了吧。明天回来班会课的时候一定会被周老师骂了。还是先做好御寒准备吧。

我不明白为什么全级似乎都与我们班为敌。就算是往日旧友都有如此一种情绪。
成绩比不上我们自然是主要因素。然后呢?
说起来运动会那次。倒数第二名。你们看了很开心吧?对吧?想开香槟庆祝吧?
很可惜垫底的不是我们班呢,微笑。是2班哟。看清楚,是•二•班。
我估计我们班如果垫底的话你们会高兴到疯的。

宣布放学的时候人群蜂拥而下。
夹在拥挤的人流中我特意放大了声音。
【我等你地串。我比你地串到呢个学期末。你地嘛至多可以嚣张多一个月?到左期末考试,系我噶始终系我噶,唔系我噶我都攞得翻离。下学期我要你地收•声。】
(翻译:我让你们嚣张。我让你们嚣张到这个学期结束。你们不就最多可以再嚣张一个月?到了期末考试,是我的始终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有能力拿回来。下个学期我要你们闭•嘴。)


+ + + + +


已经连面具与真实都分不清了。
到底哪边是真实?哪边是面具?
在我看来,似乎哪边都只是面具。
BD,QQ,HI,还有所谓现实。
都像戴着小心翼翼编织而成的面具,笑脸迎人,连最真实的自己都忘记。
抑或是,因为藏得太深,所以迷失。


+ + + + +


如官人所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夫妻同心。
如若属实。那么我们无疑已经是同心到一定的地步。

官人说。
【对于周围的人其实也是如此。
分开一段后就很少主动再去联系。懒得去做而已。
在日本的朋友,最初回国时都是他们辗转得到我这里的地址然后寄信寄东西过来。
还有那个小学的班主任,其实我们相处的时间不过两年不到而已,她却隔着海给我寄过来大包大包的小玩意。
小学转过4个这种经历其实也不是一般人会有的吧。每一次离开,都是他人联系过来。这样的自己有多可恶其实自己也知道。
知道却不明白,一直不明白这种冷漠到底从哪里冒出。】

坦然地说我也是如此。因为懒。
从来不会主动联系分开了一段时间的人。如果不是对方主动联系我的话,我不知道旧友之中我还能记得几人。
所以很多小学的朋友如今已经隔绝到一定的地步了。所以暑假寒假才会成为标准的家里蹲。
最初刚刚升上初中的时候,朋友同校不同班也是她们主动和我打招呼,然后我礼貌性地回应。到现在我连招呼都懒得打。
还有那个一年级开始从9班陪我到5班的坏女孩。虽然她如今是在12班,已经堕落到一定程度了,但我依然对她存有旧友的微薄情感。但若不是她主动问我借东西还有要张校家的电话号码,恐怕如今我对于她已是再也不熟识了。
似乎无论是曾经多亲密的朋友,一旦分开较长时间的话,我便会变得冷漠。却一直不知这是常人惯有的,还是我自己本身的特性。

看吧什么是夫妻同心。

+ + + + +


然后这是最后。
最后的最后。
在消失中继续存在,似乎不需要什么理由了。
是阴湿墙角的苔藓植物。
静静。默默。


【FIN】
© 黄泉换日.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