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七日毕加索的艺术,看世界分崩离析。
page top
总想向后,然后仰望。
【当所有年华都汇成流水速过身旁,才发现那时的自己,如此……】




[1]
那些名字从老师口中说出,跟随她的手指一个一个落在座位上空。
那时候我转着笔。神情冷漠。风从大开的窗户跑进来,越过59个人头从另一边的窗户逃走。
“这一组,LWK,HZK,WJS,ZZP,LY,LZJ,李文杰。”老师的手指从第四组上方移到了第五组。“这一组。LC,LZY,YGJ,LQM,WQW,LKX……”
然后我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顺着老师的手指望过去,似乎是最后一个位子。
我垂下左手,轻敲墙壁。
其实坐在窗边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在旧教室时采光极好而且能看到一片绿荫,而现在因为新教室采光不好而占尽优势。
虽然时间长了会斜视。
但是上课上到精神疲倦时能往窗外望一眼,清醒一下,这是别人所难以做到的。
如今我就要离开这个充满欢乐的单人位子了。
虽然很舍不得他们。
阿fing,望望,李密,他们。

[2]
怎么打招呼呢。面对新同桌,或者说是有缘再相逢的上任同桌?
其是很清楚。很清楚老师的意图。大概是知道上学期期末我和他同桌时成绩很好,所以又想藉此把我的成绩重新拉上去吧。
“喂,我说,你的成绩不要被我拉下才好。”我把书包扔到椅子上,“要不然你Boss就该怪我了。”然后坐下。
其实在我看来,他是神。咳咳,我把那些成绩高不可攀的孩子们都定义为神。所以说,我身边有很多神一般的存在。
他似乎总在最后一排徘徊。身高优势便是如此。即便坐下时并无差异,但是站着讨论时总要微微抬头才能和他对视。
呐我说,你不要长这么高好吧。我在内心无声地吐槽。

[3]
一米七和一米六四看起来并无太大差异。可是本质上再加上成绩差异,落差就明显了。
“你的学案借我一下。”我伸手,探过45cm的距离,学案轻易取得。
说实话,和他做同桌有四样好处。
一, 任何作业不会的时候都可以问他,但是两样除外。作文和化学,他却总喜欢反过来问我。
二, 他是数学课代表,对于我这个新任组长总是有好处的。比如交作业方便。
三, 他为人似乎很随和,很多作业都可以问他要来抄,而且他并不和那些尖子生一般装模作样不抄作业。他是抄的,只是并不经常,因为他不是做作业,而是赶作业。
四, 他做作业效率质量都很高,和他同桌做作业的速度也会高起来。这导致我常常回到家没什么可做。
“人妖,把你的试卷给我。”“李鬼,拿你的全真给我。”“Daring,你的英语作业快点做完给我抄。”
每日耳边总会响起不同的声音,问他借作业抄。

[4]
“XXX,站起来啦。困了就站起来清醒一下。”老师收起圆规,又开始她的道德教育。
全班五十多个人的目光如此热烈。
我保持双手撑桌的姿势直到下课。然后用僵硬酸涩的姿势重重摔回椅子上。
从来都不喜欢数学课。真的。
一旦前天晚上睡眠不足,数学课上就会眼皮打架。
回想起来这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5]
今天期中考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
所以说和自己同桌分到同一个试室考试是非常幸运的事。加之几个比较熟络的朋友在隔壁班,这使我安心不少。
毕竟对于我这种在现实中人际关系淡漠的人来说,在同一个试室里若没有较为熟络的人,那么在那里等待监考老师到来的半个小时必定只是坐着发呆。
数学考试之前10分钟。我转过身,坐在第三排第四个位子上对坐在第二排最后一个位子上的数学课代表喊:“喂,你要不要换一支笔,我记得你拿的那支笔不太好写。到时候因为笔不好写考差了你的boss骂你你可别怪我。”他摇头。
呐,成绩好的孩子就是这么自信。可惜我并不是。
随遇而安,逆来顺受可算是我的代名词?

[6]
下午的英语考得并不怎么样。更别提没有复习过的政治。
只是数学似乎还可以。
中午回家时曾想对母亲说数学考得很不错,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考完英语回到教室,然后周老师开始骂人了。她骂了三个人,第一个是化学课代表,第二个是劳动委员,第三个是我。
我抱着书包,静静听着她的话。
“XXX,根号2/3和根号6相乘能得到正负2吗?!”
我瞪着眼睛看她,抱紧书包,指甲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用力地刮布的纤维。努力控制着嘴角不要翘起,咧嘴。
其实她说的题目我早就忘了。几场考试下来那还记得数学考的什么。
其实也早就麻木了。

[7]
期中考结束了。死得很惨。七科全都死了。
被老师鞭尸了。
请祝我安好。

一直希望寒假之前能有一天是睡到自然醒的。但是显然不可能。
成绩决定休息时间。对于我这个一个星期只有一个下午能够在家休息的孩子来说,早上能够睡到自然醒未必太奢侈。

[8]
总想向后望,然后仰望他们。
那些成绩如日中天光华闪耀的孩子们。

其实曾几何时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比如小学六年级模拟考时期的作文满分,语文全级最高分。
比如初中初入学时的全级前5,数学以2分只差落得个全级第2。
比如两次征文的一等奖,初一时期的全国华罗庚金杯三等奖。
只是有什么东西使我迅速褪去了无知,不愿再和他们交谈。

[9]
我知道,当我对她们说,“我发现比起你们,我更愿意相信我在网上的朋友”的时候,世界已经悄然改变。
因为她们不懂得什么叫CP。
因为她们不懂得什么叫同人。
因为她们不懂得什么叫爱。
因为他们不懂得什么叫OP、ED。
她们只会看郭泥巴写的言情。
她们只会在充满粉红色泡泡的世界用低俗的语言编造爱情白日梦。
她们只会在无知的泥潭里仰望,却从来不知什么叫真正的爱情。
她们只会听那些以爱情为主题的港台歌曲。
我从此不愿再和她们交流。
在现实中不再敞开心扉。

[10]
其实我更愿意相信你们。
其实我更爱你们。


[11]
从暑假结束后的补课第一天开始,我就注定和她们陌路。
我参与了本子制作。开始清点欠下的债。买本子。为本子写G文。
开始努力使自己和她们不同。积累经验。
让生活充实,不再像她们那般空虚地生活。

[12]
即使这样。
其实还是一直在仰望。
那些在最后一排徘徊的神们。

[13]
在仰望的时候。
他们一直,一直都,如此炫目。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 黄泉换日.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